[新聞] 從極簡主義看日本

日本人對自然、生活、社會、宗教的態度說明,我們其實不必消費那麼多物質,人類應和其彼此了解。日本的極簡主義提供了一個別樣的選擇。
不久前大阪召開了G20峰會,比起會議本身的談判內容和成果,也許給中國民眾留下更深刻印象的是日本的極簡主義。從會場佈置、接機到餐飲的每個環節,都顯現了節儉辦會的原則。特別是在數字經濟問題討論會上,各國首腦擠在一張折疊式會議桌前伸展不開手腳的照片在網絡上流傳甚廣。

近年來,隨著日本對中國遊客的開放,越來越多的中國人有機會去日本走走看看,親身體驗日本的文化特色。在日本,不難發現極簡主義是日本人的基本世界觀。

極簡主義的一個原因可能與日本的自然禀賦及資源稀缺有關。日本列島是巉岩之島,土地磽繞且陡坡四起。大部分陸地或因高寒,或因險峻,不能有效地用於農業。一道道山脊之間,僅有少許開闊的平原或河谷,土質一般也很貧瘠,堆積著火山灰,難以滋養作物,很多地區甚至飼用草也不肯生長。大自然似乎專揀日本人來承受它破壞性的力量。地震、海潮、季風是日本的常客。而正是這樣的自然環境使日本人有了面對無常的坦然和深入骨髓的極簡。

當新聞里報道上海人開始每天認真分類垃圾的時候,請看看日本的垃圾分類。簡單來說,不同的垃圾要分開用透明或至少半透明的垃圾袋密封。在指定的時間、指定的地點扔指定的垃圾。垃圾大致按照可燃性垃圾、不燃性垃圾、資源垃圾、不可回收垃圾還有大型垃圾進行分類。每週一和周四可以在樓下垃圾站扔可燃性垃圾,如廚餘、廢紙等;每週二可以扔塑料瓶、易拉罐等可回收垃圾;每週三扔廢報紙、紙殼等資源垃圾;週末及公眾假日不能扔垃圾,垃圾需要在早上8點前放到垃圾站。如果被認定存在不法投棄行為,每袋垃圾要支付5250日元(約合人民幣340元左右)。正是這種嚴苛的製度,使民眾一開始就不想製造垃圾,盡量將生活保持在一種極簡狀態。

極簡主義在日本的藝術層面有更多的體現,譬如日式庭園。不同於英式花園或法式花園的豪壯絢爛、宏大華麗,日本是一切從簡。一座庭園好比一本字書,日本人的做法是“讀”一座小巧的花園,“讀”一處禪式石頭勝景。西洋的庭園更直白、寫實;日本的庭園需要你去解碼,更寫意。如龍安寺的石庭,體現的是幽玄、銳利、枯淡的超感之美。庭園的方丈前是只有七十五坪的長方形平庭,並且全部用白沙鋪設,從左到右排列著十五塊大小不等的石頭,組成七、五、三的石群,周圍是用池沼和海石填起來的地面,庭園中連一棵綠樹和一枝花草也沒有。日本庭園勝在寫意,其根基在於簡素之精神。

佛教新宗對日本美學流派的又一影響體現在崇尚純粹、禁慾、言猶未盡、極簡主義,多采用黑白灰三色,熱衷於表現生命的悲哀和虛幻,表現眼前時光的不可維持:花之落、月之虧、愛之死。巴茲爾·霍爾·張伯倫曾評論“在繪畫、在家居裝潢、在一切有賴於線條和形式的東西上,日本人的風格可以用一個詞來概括,即冷峻”。

婉言、惜字如金的極簡主義在文學上的最佳例證當數俳句,即寥寥幾個音節組成的微型詩歌。日本詩人以驚人的極簡,三言兩語就撩動了無數讀者的心弦。世界上最短的詩,卻浪漫到了極致。無論是松尾芭蕉的“侘寂”:“古池塘啊,青蛙跳出水聲響。春月夜,暫且逗留在花瓣上”,還是小林一茶樸素中的傷感:“母親總是先把/柿子最苦的部分/吃掉”,都展現了少勝於多、簡勝於繁的日本美學,也可以說這是一種以簡素精神為宗旨的生活方式。

無可爭議的是,日本的極簡主義講究與自然合而為一,體現在他們對自然的最原始美麗的愛和尊崇上。

莫斯注意到:論及無條件地熱愛大自然,全球沒有一個文明民族能夠赶超日本人。狂風暴雨或風平浪靜、霧、雨、雪、花、四季的色彩變化、靜靜的河川、湍急的瀑布、飛鳥、游魚、奇峰、幽谷——日本人傾慕大自然的每一個形態。

去日本旅行,如果沒有體驗泡溫泉是不完整的。人們光著身子、盡可能靠近大自然。溫泉一般建有露天湯池,譬如在森林或沼地側畔,或者在一扇遠眺雪山的窗戶旁邊。即使在寸土寸金的東京,大江戶溫泉也結合日式庭園建了一個戶外曲流型泡腳湯池,春季的夜晚,以繁星為背景,樹上掛滿紙燈,少男少女們坐在池邊,邊泡著腳邊歡笑著交談,聽著池邊的櫻花瓣一片一片飄入水中,漣漪狀泛開。日本人熱愛生活的精髓就是人和自然的融合。

日本料理亦是以簡素為宗,因為簡素能產生自然的風味,而中國、歐美料理則以人工之妙味為至味。日本料理是最講究四季感的,即跟隨季節的變化,用當季特有的食材做出限定的食物,僅供當季品嚐。就餐時,還要考慮餐具器皿的協調,環境的整體調和,服飾、房間、庭園等的協調,力求達到一種自然的綜合美。日本料理中最能顯示其極簡精神的是日本的生魚片,並非活魚鮮味的原汁原味,而是憑藉刀功和調料,把保持形式美和活魚形態的天然風味發展到了最高境界。

日本人對自然、生活、社會、宗教的態度說明,我們其實不必消費那麼多物質、自然不是生產資料,人類應和其彼此了解、彼此留下印跡。日本的極簡主義給我們提供了一個別樣的選擇。